当前位置:雨路首页 > 中草药 > 黄柏
  • 请输入关键词:
    (在文本框中输入您要查询的中草药名称,如玉竹、淮山等)
    (本搜索结果仅供参考,用药前请咨询医师。)
  • 黄柏

  • 【黄柏的功效介绍】:
    黄柏 (《纲目》)
    【异名】檗木(《本经》),檗皮(《伤寒论》),黄檗(《本草经集注》)。
       
    【来源】为芸香科植物黄柏或黄皮树的树皮。
       
    【植物形态】①黄柏,又名:黄波罗、黄伯栗。
        落叶乔木,高10~25米;树皮外层灰色,有甚厚的木栓层,表面有纵向沟裂,内皮鲜黄色。
       小枝通常灰褐色或淡棕色,罕为红橙色。
       叶对生,单数羽状复叶,小叶5~13片,小叶柄短,小叶片长圆状披针形、卵状披针形或近卵形,长5~11厘米,宽2~3.8厘米,先端长渐尖,基部通常为不等的广楔形或近圆形,边缘有细圆锯齿或近无齿,常被缘毛;上面暗绿色,幼时沿脉被柔毛,老时则光滑无毛。
       下面苍白色,幼时沿脉被柔毛,老时仅中脉基部被白色长柔毛。
       花序圆锥状,花轴及花枝幼时被毛;花单性,雌雄异株,较小;花萼5,卵形;花瓣5,长圆形,带黄绿色;雄花雄蕊5,伸出花瓣外.花丝基部被毛;雌花的退化雄蕊呈鳞片状,雌蕊1,子房上位,花柱甚短,柱头头状,5裂。
       浆果状核果圆球形,直径约8~10毫米,成熟时紫黑色,有5核。
       花期5~6月。
       果期9~10月。
        生于山地杂木林中或山谷洪流附近。
       分布东北及华北。
        本植物的果实(黄波罗果)亦供药用,另详专条。
        ②黄皮树,又名:灰皮柏、华黄柏。
        落叶乔木,高10~12米。
       树皮外层灰褐色,甚薄,无加厚的木栓层,内层黄色;小枝通常暗红褐色或紫棕色,光滑无毛。
       叶对生;单敷羽状复叶,小叶7~15片,有短柄;叶片长圆状披针形至长圆状卵形,长9~14厘米,宽3~5厘米,先端渐尖,基部广楔形或近圆形,通常两侧不等,上面暗绿色,仅中脉被毛,下面淡绿色,被长柔毛。
       花序圆锥状,花轴及花枝密被短毛;花单性,雌雄异株;萼片5,卵形;花瓣6,长圆形;雄花雄蕊6,超出花瓣之外甚多,花丝甚长,基部有白色长柔毛;雌花退化雄蕊短小,雌蕊1,子房上位,5室,花柱短;柱头5裂。
       浆果状核果球形,直径1~1.2厘米,密集成团,熟后紫黑色,通常具5核。
       花期5~6月。
       果熟期10月。
        生于山上沟边的杂木林中。
       分布四川、湖北、贵州、云南、江西、浙江等地。
        黄皮树的变种秃叶黄皮树(分布湖北、四川、贵州、陕西)、峨嵋黄皮树(分布四川)、云南黄皮树(分布云南)、镰刀叶黄皮树(分布云南)等也同等入药。
       
    【采集】3~6月间采收。
       选十年以上的黄柏,轮流剥取部分树皮。
       不能一次剥尽,以保持原树继续生长。
       剥去后,即自行生长新皮,未割部分可在下年采收。
       将剩下的树皮晒至半干,压平,刮净粗皮(栓皮),至显黄色为度,不可伤及内皮,刷净晒干,放置干燥通风处,防霉变色。
       
    【药材】①东黄柏 又名:关柏、关黄柏。
       为植物黄柏的干燥树皮。
       呈稍弯曲的板片状,边缘不整齐,长宽不一,厚约2~4毫米。
       栓皮留存或已剥离,栓皮较厚,表面灰白色;栓皮剥离者,表面棕黄色,平坦或有抽皱及皮孔;内表面灰黄色。
       质较松,易折断,断面纤维性,淡黄色稍带绿。
       气微,味苦。
       粉末遇水即带粘性,并使水染成黄色。
       以片张厚大、鲜黄色、无栓皮者为佳。
        主产辽宁、吉林、河北。
       此外,黑龙江、内蒙古亦产。
       以辽宁产量最大。
        ②川黄柏(《得配本草》) 为植物黄皮树及其变型变种的干燥树皮。
       呈稍弯曲的板片状,边缘不整齐,长宽不一,厚约3~5毫米,栓皮多已剥离。
       外表面深黄色,较平坦,有纵棱线及棕色皮孔;内表面灰黄色或黄色。
       质坚硬而轻,易折断,折断面纤维性,呈片状分裂,鲜黄色。
       气微,味苦,嚼之有粘滑性,能使水染黄色。
       以片张厚大、鲜黄色、无栓皮者为佳。
        主产四川、贵州、湖北、云南。
       此外,湖南、甘肃、广西亦产。
       以四川、贵州产量最大。
       
    【化学成分】①黄柏 树皮含小檗碱、药根碱、木兰花碱、黄柏碱、N-甲基大麦芽碱、掌叶防己碱、蝙蝠葛碱等生物碱;另含黄柏酮、黄柏内酯、白鲜交酯、黄柏酮酸、青萤光酸、7-脱氢豆甾醇、β-谷甾醇、菜油甾醇。
       根皮含小檗碱、药根碱、黄柏碱、N-甲基大麦芽碱。
       木材也含小檗碱。
       新鲜叶含黄柏甙、脱氢黄柏甙、脱氢异黄柏甙、异黄柏甙。
       干燥叶含金丝桃甙,不含黄柏甙。
        ②黄皮树 树皮含小檗碱、木兰花碱、黄柏碱、掌叶防己碱等多种生物碱及内酯、甾醇、粘液质等。
        ③秃叶黄皮树 树皮含四氢小檗碱、四氢掌叶防己碱、四氢药根碱、黄柏碱、木兰花碱及β-谷甾醇。
       
    【药理作用】黄柏与黄连同样含较多的小檗碱,故其药理作用亦大体相似,参见黄连条。
       但含量较黄连低,并含有其他成分,作用亦有些差异。
        ①抗菌作用 黄柏抗菌有效成分为小檗碱。
       体外试验对金黄色葡萄球菌、肺炎球菌、白喉杆菌、草绿色链球菌、痢疾杆菌(宋内氏除外)等均有效,对大肠杆菌、伤寒杆菌几乎无效,有报告对大肠杆菌、绿脓杆菌有效者。
       就生药而言,黄连抗菌作用较黄柏强1倍。
       对H37Rv、鸟型结核杆菌无直接抑制作用,但可使菌数减少,或很高浓度(1/100)时呈现抑菌作用,但也有报告获得良好结果的。
       在用豚鼠接种人型结核菌作实验治疗时,口服或注射的疗效均很差。
       对接种牛型结核菌的豚鼠,从黄柏提取的盐酸结晶物作肌肉注射,有一定疗效。
       据称,黄柏对结核病人的临床症状及X线检查有好转,且优于黄连。
        在试管中,黄柏煎剂或浸剂对若干常见的致病性真菌有不同程度的抑菌作用。
       其水煎剂还能杀死钩端螺旋体(剂量需较黄连大一倍)。
       在体外对阴道滴虫,也有较弱的作用。
        ②降压作用 黄柏对麻醉动物静脉或腹腔注射,可产生显著而持久的降压作用,颈动脉注射较静脉注射的更强,因此降压可能是中枢性的。
       对季铵型的黄柏碱加以改变而合成的叔胺型的化合物名昔罗匹林亦可引起迅速、显著之降压;在Ⅰ~Ⅱ颈椎间切断脊髓则降压消失,因而也证明降压属中枢性的。
       此外,昔罗匹林有较强的抗肾上腺素样作用,对压迫颈动脉、窒息、电刺激大内脏神经引起的升压反应及注射肾上腺素或电刺激颈上交感神经节引起的瞬膜收缩反应均受到抑制。
       苯苄胺、妥拉苏林、利血平等皆可减弱其降压反应。
        ③其他作用 黄柏碱或昔罗匹林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作用,小鼠的自发活动、各种反射均受到抑制;给予未麻醉家兔昔罗匹林,脑电波可出现高振幅慢波。
       黄柏碱有轻度的箭毒样作用,对蛙腹直肌紧张度无影响,但能抑制由乙酰胆碱引起的收缩反应。
       对离体兔肠,黄柏粉可增强其振幅,黄柏酮可增强其张力及振幅;黄柏内酯则抑制肠管。
       在带有胰瘘的家兔身上,黄柏有促进胰腺分泌的作用。
       黄柏内酯在接近致死量(0.05~0.1克/公斤)时,可降低兔血糖,黄柏酮无此作用。
       据称黄柏有保护血小板的作用,尚待证实。
       另据报道,黄柏对孑孓(10P.P.M.在18小时内可杀死62%)、家蝇有杀灭作用。
       在小鼠身上,与萱草根同服,可降低后者之毒性。
       
    【炮制】黄柏:拣去杂质,用水洗净,捞出,润进,切片成切丝,晒干。
       黄柏炭:取黄柏片,用武火炒至表面焦黑色(但须存性),喷淋清水,取出放凉,晒干。
       盐黄柏:取黄柏片,用盐水喷洒,拌匀,置锅内用文火微炒,取出放凉,晾干(每黄柏片100斤用食盐2斤半,加适量开水溶化澄清)。
       酒黄柏:取黄柏片,用黄酒喷洒拌炒如盐黄柏法(每黄柏片100斤用黄酒10斤)。
        《雷公炮炙论》:凡使(黄檗),用刀削上粗皮了,用生蜜水浸半日,漉出晒干,用蜜涂,文武火炙令蜜尽为度。
       凡修事五两,用蜜三两。
       
    【性味】苦,寒。
        ①《本经》:味苦,寒。
        ②《别录》:无毒。
        ③《药性论》:平。
        ④《珍珠囊》:苦辛。
       
    【归经】入肾、膀胱经。
        ①《汤液本草》:足大阳经引经药,足少阴经之剂。
        ②《医学入门》:足少阴、手厥阴本药,足大阳引经药。
        ③《本草经解》:入足少阴肾经、手少阴心经。
       
    【功用主治-黄柏的功效】清热。
       燥湿,泻火,解毒。
       治热痢,泄泻,消渴,黄疸,痿躄,梦遗,淋浊,痔疮,便血,亦白带下,骨蒸劳热,目赤肿痛,口舌生疮,疮疡肿毒。
        ①《本经》:主五脏肠胃中结热,黄疸,肠痔;止泄痢,女子漏下赤白,阴伤蚀疮。
        ②《别录》:疗惊气在皮间,肌肤热赤起,目热赤痛,口疮。
        ③《药性论》:主男子阴痿。
       治下血如鸡鸭肝片;及男子茎上疮,屑末敷之。
        ④《本草拾遗》:主热疮疱起,虫疮,痢,下血,杀蛀虫;煎服,主消渴。
        ⑤《日华子本草》:安心除劳,治骨蒸,洗肝,明目,多泪,口干,心热,杀疳虫,治蛔心痛,疥癣,蜜炙治鼻洪,肠风,泻血,后分急热肿痛。
        ⑥《珍珠囊》:治肾水。
       膀胱不足,诸痿厥,腰膝无力。
        ⑦《医学启源》:《主治秘诀》云,泻膀胱龙火,利结小便,下焦湿肿,痢疾先见血,脐中痛,补肾水不足。
        ⑧《用药心法》:治疮痛不可忍者。
        ⑨《兰室秘藏》:泻冲脉之邪。
       治夏月气上冲咽不得息而喘息有音不得卧。
        ⑩《纲目》:敷小儿头疮。
        ⑾《现代实用中药》:打扑挫筋等,磨粉调如泥状涂贴。
       
    【用法与用量】内服:煎汤,1.5~3钱;或入丸、散。
       外用:研末调敷或煎水浸渍。
       
    【宜忌】脾虚泄泻,胃弱食少者忌服。
        ①《本草经集注》:恶干漆。
        ②《本草经疏》:阴阳两虚之人,病兼脾胃薄弱,饮食少进及食不消,或兼泄泻,或恶冷物及好热食;肾虚天明作泄;上热下寒,小便不禁;少腹冷痛,子宫寒;血虚不孕,阳虚发热,瘀血停滞,产后血虚发热,金疮发热;痈疽溃后发热,伤食发热,阴虚小水不利,痘后脾虚小水不利,血虚不得眠,血虚烦躁,脾阴不足作泄等证,法咸忌之。
       
    【选方】①治小儿热痢下血:黄檗半两,赤芍药四钱。
       上同为细末,饭和丸,麻子大。
       每服一、二十丸,食前米饮下,大者加丸数。
       (《阎氏小儿方论》) ②治痢疾:黄柏300克,翻白草450克,秦皮300克。
       将翻白草、秦皮全部及黄柏200克,共水煎两次,合并煎液,用文火浓缩成膏状,将剩余100克黄柏研细粉加入膏中,搅匀,低温烘干,研细粉。
       每服一、二克,日三次。
       (辽宁《中草药新医疗法资料选编》) ③治妊娠及产后寒热下痢:黄檗一斤,黄连一升,栀子二十枚。
       上三味,细切,以水五升,渍一宿,煮三拂,服一升,一日一夜令尽。
       呕者加橘皮一把,生姜二两。
       (《千金翼方》) ④治小儿热泻:黄檗,焙为末,用米汤和丸粟米大,每服一、二十丸,米汤下。
       (《十全博救方》) ⑤治消渴尿多能食:黄檗一斤,水一升,煮三、五沸,渴即饮之,恣饮数日。
       (《独行方》) ⑥治伤寒身黄,发热:肥栀子十五个(擘),甘草一两(炙),黄柏二两。
       上三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半,去滓,分温再服。
       (《伤寒论》栀子柏皮汤) ⑦治筋骨疼痛,因湿热者:黄檗(炒)、苍术(米泔浸、炒)。
       上二味为末,沸汤入姜汁调服。
       二物皆有雄壮之气,表实气实省,加酒少许佐之。
       (《丹溪心法》二妙散) ⑧治热甚梦泄,怔忪恍忽,膈壅舌干:黄檗(去粗皮)一两。
       搀罗为末,入龙脑一钱匕,同研匀,炼蜜和丸如梧桐子大。
       每服一丸至十九丸,浓煎麦冬汤下。
       (《圣济总录》清心丸) ⑨治白淫,梦泄遗精及滑出而不收:黄檗一斤(放新瓦上烧令通赤为度),真蛤粉一斤。
       上为细末,滴水为丸,如桐子大。
       每服一百丸,空心酒下。
       (《素问病机保命集》珍珠粉丸) ⑩治下阴自汗,头晕腰酸:黄柏三钱,苍术四钱,川椒三十粒,加水2000毫升,煎至600毫升。
       每次100毫升,一日三次,二日服完。
       (《中级医刊》(3):177,1966) ⑾降阴火、补肾水:黄檗(炒褐色)、知毋(洒浸,炒)各四两,热地黄(酒蒸)、龟板(酥炙)各六两。
       上为末,猪脊髓、蜜丸。
       服七十丸,空心盐白汤下。
       (《丹溪心法》大补丸) ⑿降心火,益肾水:黄檗三两,砂仁一两半,甘草一两。
       上为细末,稀糊为丸,如梧棍子大。
       每服五个丸,用肉苁蓉半两,切碎,用酒一大盏,浸一宿,次日早空心煎三、四沸,去滓,以清酒送下。
       (《奇效良方》封髓丹) ⒀治时行赤目:黄檗,去粗皮,为末,湿纸包裹,黄泥固,煨干。
       每用一弹子大,纱帕包之,浸水一盏,饭上蒸熟,乘热熏洗。
       一丸可用三、五次。
       (《眼科龙木论》五行汤) ⒁治小儿蓐内赤眼:黄檗,以乳浸,点之。
       (《小品方》) ⒂治口中及舌上生疮:捣黄檗含之。
       (《千金方》) ⒃治小儿重舌:黄檗,以竹沥渍取,细细点舌上。
       (《千金方》) ⒄治口疳臭烂:黄檗五钱,铜绿三钱。
       共为末掺之,去涎,愈。
       (《小品方》) ⒅治唇疮痛痒:黄檗末,以野蕾薇根捣汁调涂。
       (《圣济总录》) ⒆治肺壅,鼻中生疮,肿痛:黄檗、槟榔等分。
       捣罗为末,以猪脂调敷之。
       (《圣惠方》) ⒇治奶发,诸痈疽发背及妒乳:捣黄檗末,筛,鸡子白和,厚涂之。
       干,复易。
       (《补缺肘后方》) (21)治痈疽肿毒;黄檗皮(炒)、川乌头(炮)等分。
       为末调涂之,留头,频以米泔水润湿。
       (《濒湖集简方》) (22)治男子阴疮损烂:㈠煮黄檗洗之,又白蜜涂之。
       ㈡黄连、黄檗等分,末之,煮肥猪肉汁,渍疮讫,粉之。
       (《补缺肘后方》) (23)治小儿脐疮不合:黄檗末涂之。
       (《子母秘录》) (24)治小儿脓疮,遍身不干:黄檗末,入枯矾少许掺之。
       (《简便单方》)
    【临床应用】①治疗流行性脑脊髓膜炎 用黄柏制成的流浸膏(每毫升相当生药黄柏1克),3岁以下每6小时服3毫升,3岁以上4~6毫升,成人6~10毫升。
       治疗20例,年龄最大24岁,最小4岁,病程最短1天,最长18天,全部治愈。
       轻症治疗后1天即好转,一般约在治疗8天后症状与体征消失,约10天后脑脊液转为正常。
       治疗同时仍应于水分、营养及常规护理,并辅以一般对症处理。
       对于呕吐剧烈的患者,有人试用黄柏甘草汤(黄柏1两,甘草4钱,加水煎成100毫升)作保留灌肠,首次50毫升,以后每次30毫升,每6小时1次。
       待呕吐停止后,改为内服。
       治疗10余例,其中4例自始至终均采用保留灌肠法,疗效与内服相同。
        ②治疗细菌性痢疾 内服黄柏干浸膏(0.13克=生药1克),每次0.4克,每日3~4次,治疗31例,全部治愈。
       又采用黄柏干浸膏(0.2克=生药1克)每次0.9克,每日4次,连服2~3日,治疗25例,治愈24例。
       退热平均为2.3天,腹痛及乙状结肠部压痛消失为4天,里急后重消失为3.3天,大便性状恢复正常肉眼为4天,镜检为4.7天,粪培养转阴为4.4天。
       有用盐酸黄柏小檗碱片(每片含盐酸小檗碱0.04克,相当于生药1克),首剂服0.24~0.32克,以后每4小时服0.12~0.16克,临床症状好转后,改为每6小时给药1次。
       治疗菌痢83例,痊愈82例。
       体温降至正常平均为1.6天;腹痛消失为4天;里急后重消失为3.8天,便次恢复正常为3.8天;粪检恢复正常为4.8天;粪培养阴性为5.4天。
       多数病例的临床症状、粪检及细菌培养,均在1周内恢复正常。
       对于慢性细菌性痢疾,可用黄柏皮切碎晒干,研粉过筛,再用10%酒精泛丸。
       每次4克,日服2次,7天为-疗程。
       观察40例,经乙状结肠镜检查结果:3例肠腔粘膜糜烂经2~4疗程治愈2例;16例溃疡经第一疗程愈合者10例,第二疗程愈合者5例,第三疗程愈合者1例;3例重度充血者,经第一疗程治愈者2例,第二疗程治愈者1例;14例一般充血者,第一疗程治愈10例,第二疗程治愈3例,第三疗程治愈1例;仅有出血点者4例,于第一疗程全部治愈。
       采用黄柏生药每次1.5~2钱,每日3次,煎服,疗程8~10天。
       治疗菌痢156例,痊愈者90%,基本痊愈者4.9%,大便培养转阴率为96%,阴转时间多为2~6天。
       其近期疗效似较磺胺为优。
        ③治疗肺炎 用0.2%黄柏碱注射液,每次肌肉注射3毫升,每8小时1次,体温降至正常后2~3天,减为每日注射2次。
       治疗儿童小病灶性肺炎6例、大叶性肺炎1例,患儿热度均于用药后12~72小时内下降至正常,炎症吸收消散平均为9天。
       实验证明,黄柏碱在试管内对肺炎双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均有显著的抑菌作用。
        ④治疗肺结核 用0.2%黄柏碱注射液3~6毫升,肌肉注射,每日2次,2个月为一疗程。
       治疗30例(其中浸润型26例、血行播散型4例;有空洞者古17例),治后病灶吸收好转者24例,无变化者6例,8例空洞缩小。
       血沉增高的23例,治后均见减低。
       副作用有轻微腹泻,注射局部的疼痛,经调整注射液的pH至6.5左右即仅有酸胀感。
       一般认为黄柏碱注射液对浸润型渗出为主的炎性病灶有良好的效果,对增殖性病灶则疗效不显。
       亦有用黄柏干浸膏每日3克,分3饮食后服,3个月为一疗程。
       治疗12例,治愈8例,进步和显著进步各2例。
       一般服药后热度很快恢复正常,咯痰减少,食欲增进,体重增加。
        ⑤治疗肝硬化、慢性肝炎 用黄柏小檗碱注射液治疗肝硬化40例,临床治愈6例,显效20例,有效10例,无效1例,死亡3例;慢性肝炎19例,临床治愈12例,显效5例,无效2例,治疗期间未见副作用。
        ⑥治疗滴虫性阴道炎 每晚清洗阴道后,塞黄柏栓剂1枚(每枚重7克,含黄柏碱0.5克),4次为一疗程;对阴道宫颈炎患者,隔日使用1枚。
       治疗滴虫性阴道炎14例,13例转为阴性;单纯宫颈炎6人,全部治愈。
       本药对妊娠及未婚者,均可使用。
        ⑦治疗急性结膜炎 用10%黄柏煎液滴眼,治疗儿童患者474例,每次用1~2毫升冲滴,每日2~3次。
       由于黄柏质量不同,疗效亦有差别。
       优质黄柏的治愈率100%(78例),3~4日治愈;劣质黄柏的治愈率为55.8%(158例),在3日内治愈者仅23.96%。
        ⑧治疗慢性化脓性中耳炎 采用20%或30%黄柏煎液(滤过冷藏)滴耳。
       用时先以双氧水洗净外耳道脓液,拭干,而后滴入药液5~10滴,侧卧15分钟。
       所治76例,有41例合并鼓膜中央性穿孔。
       治疗效果:痊愈59例,进步13例,无效4例。
       与0.5%金霉素甘油溶液及4%硼酸酒精溶液作对照,疗效相似。
        ⑨治疗慢性上颌窦炎 局部穿刺冲洗后,用黄柏流浸膏的30%稀释液徐徐注入,每侧隔4日注入1次。
       治疗10例,治愈8例,好转2例。
        ⑩治疗耳部湿疹 用黄柏粉(含小檗碱1.6%)1份,香油1.2份,调成糊状,每日涂药1次。
       共治疗30例,涂药1~2次后85%以上患者湿烂面干燥结痂,5~7次后均基本好转或痊愈。
        ⑾黄柏所致过敏性药疹 曾有1例患者用开水冲服黄柏1钱左右,于服药5~6小时后,胸部发痒,继起多个小疙瘩,并蔓延全身,经脱敏常规治疗而愈。
       事后再用黄柏煎液行皮肤划痕试验,呈强阳性反应。
       
    【名家论述】①《医学启源》:黄檗,治肾水膀胱不足,诸瘘厥,腰无力,于黄芪汤中加用,使两膝中气力涌出,痿软即时去矣二制治上焦,单制治中焦,不制治下焦也。
        ②李杲:黄檗、苍术,乃治痿要药,凡去下焦湿热作肿及痛,并膀胱有火邪,并小便不利及黄涩者,并用酒洗黄檗,知母为君,茯苓,泽泻为佐。
       凡小便不通而口渴者,邪热在气分,肺中伏热不能生水,是绝小便之源也,法当用气味俱薄淡渗之药,猪苓、泽泻之类,泻肺火而清肺金,滋水之化源。
       若邪热在下焦血分,不渴而小便不通者,乃《素问》所谓无阴则阳无以生,无阳则阴无以化,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浓藏焉,气化则能出矣。
       法当用气味俱厚,阴中之阴药治之,黄檗、知母是也。
       长安王善夫病小便不通,渐成中满,腹坚如石,脚腿裂破出水,双睛凸出,饮食不下,痛苦不可名状,治满利小便渗泄之药服遍矣,予诊之曰,此乃奉养太过,膏粱积热损伤肾水,致膀胱久而干涸,小便不化,火又逆上,而为呕哕。
       《难经》所谓关则不得小便,格则吐逆者。
       洁古老人言热在下焦,但治下焦,其病必愈。
       遂处以北方寒水所化大苦寒之药,黄檗、知母各一两,酒洗焙碾,肉桂一钱为引,热水丸如芡子大,每服二百丸,沸汤下,少时如刀刺前阴火烧之状,溺如瀑泉涌出,床下成流,顾盼之间,肿胀消散。
       《内经》云,热者寒之,肾恶燥,急食辛以润之。
       以黄檗之苦寒泻热补水润燥为君,知母之苦寒泻肾火为佐,肉桂辛热为使,寒因热用也。
        ③《本草衍义补遗》:檗皮,走手厥阴,而有泻火补阴之功。
       配细辛,治口疮有奇功。
        ④朱震亨:黄檗,走至阴,有泻火补阴之功,非阴中之火,不可用也。
       得知母滋阴降火,得苍术除湿清热。
        ⑤《汤液本草》:黄檗,足少阴剂,肾苦燥,故肾停湿也,栀子、黄芩入肺,黄连入心,黄檗入肾,燥湿所归,各从其类也。
       《活人书》解毒汤,上下内外通治之。
        ⑥《医学入门》:黄檗,治眼赤、鼻齄、喉痹及痈疽发背,乳痈脐疮亦用。
       东垣云,泻下焦隐伏之龙火,安上出虚哕之蛔虫,单治而能补肾不足,生用而能补阴痿厥,凡下体有湿,瘫痪肿痛,及膀胱有水,小便黄,小腹虚痛者,必用之,兼治外感肌热,内伤骨热,失血遗精阴痿。
       抑考黄连入心,栀、芩入肺,黄柏入肾,肾苦燥停湿,柏味微辛而能淘燥,性利下而能除湿,故为肾经主药。
       然《本经》谓其主五脏热者,盖相火狂越上冲,肠胃干涸,五脏皆火,以上诸症,皆火之所为,湿亦火之郁而成也,用以泻火则肾水自固,而无狂越漏泄之患,所谓补肾者,亦此意也。
       丹溪谓肾家无火,而两尺脉微或左尺独旺者,皆不宜用,惟两尺脉俱旺者最宜。
        ⑦《纲目》:古书言知母佐黄檗滋阴降火,有金水相生之义,黄檗无知母,犹水母之无虾也。
       盖黄檗能治膀胱命门中之火,知母能清肺金,滋肾水之化源,故洁古、东垣、丹溪皆以为滋阴降火要药,上古所未言也。
       盖气为阳,血为阴,邪火煎熬,则阴血渐涸,故阴虚火动之病须之,然必少壮气盛能食者,用之相宜,若中气不足,而邪火炽盛者,久服则有寒中之变。
       近时虚损及纵欲求嗣之人用补阴药,往往以此二味为君,日日服饵,降令太过,脾胃受伤,真阳暗损,精气不暖,致生他病。
       盖不知此物苦寒而滑渗,且苦味久服,有反从火化之害,故叶氏《医学统旨》有四物加知母、黄檗,久服伤胃,不能生阴之戒。
       生用则降实火,熟用则不伤胃,酒制则治上,盐制则治下,蜜制则治中。
        ⑧《本草经疏》:黄檗,主五脏肠胃中结热。
       盖阴不足,则热始结于肠胃;黄瘅虽由湿热,然必发于真阴不足之人;肠澼痔漏,亦皆湿热伤血所致;泄痢者,滞下也,亦湿热干犯肠胃之病;女子漏下赤白,阴伤蚀疮,皆湿热乘阴虚流客下部而成;肤热赤起,目热赤痛口疮,皆阴虚血热所生病也。
       以至阴之气,补至阴之不足,虚则补之,以类相从,故阴回热解,湿燥而诸证自除矣。
       乃足少阴肾经之要药,专治阴虚生内热诸证,功烈甚伟,非常药可比也。
        ⑨《本草正》:黄檗,性寒润降,去火最速,丹溪言其制伏龙火,补肾强阴,然龙火岂沉寒可除,水枯岂苦劣可补,阴虚水竭,得降愈亡,扑灭元阳,莫此为甚,水未枯而火盛者,用以抽薪则可,水既竭而枯热者,用以补阴实难,当局者慎勿认为补剂。
       予尝闻之丹溪曰,君火,……可以直折,黄连之属可以制之;相火,……当从其性而伏之,惟黄柏之属可以降之。
       按此议论若有高见,而实矫强之甚。
       夫所谓从其性者,即《内经》从治之说也,《经》曰:正者正治,从者反治。
       正治者,谓以水制火,以寒治热也;从治者,谓以火济火,以热治热也;亦所谓甘温除大热也,岂以黄连便是正治,黄柏便是从治乎?即曰黄连主心火,黄柏主肾火,然以便血、溺血者,俱宜黄连,又岂非膀胱、大肠下部药乎?治舌疮口疮者,俱宜黄柏,又岂非心、脾上部药乎?总之,黄连、黄柏均以大苦大寒之性,而曰黄连为水,黄柏非水,黄连为泻,黄柏为补,岂理也哉? ⑩《药品化义》:黄柏,味苦入骨,是以降火能自顶至踵,沦肤彻髓,无不周到,专泻肾与膀胱之火。
       盖肾属寒水,水多则渐消,涸竭则变热。
       若气从脐下起者。
       阴火也。
       《内经》曰,肾欲坚,以苦坚之,坚即为补,丹溪以此一味名大补丸,用盐水制,使盐以入肾,主降阴火以救肾水。
       用蜜汤拌炒,取其恋膈而不骤下,治五心烦热、目痛口疮诸症。
       单炒褐色,治肠红痔漏,遗精白浊,湿热黄疸。
       又膀胱热,脐腹内痛,凡属相火,用此折之,肾自坚固,而无旁荡之患。
       因味苦能走骨,能沉下,用酒拌炒,四物汤调服,领入血分,治四肢骨节走痛,足膝酸疼无力,遍身恶疮及脚气攻冲,呕逆恶心,阴虚血热,火气于足者,盖此一味,名潜行散,能散阴中之火,亦能安蛔虫,以苦降之之义也。
        ⑾《本经逢原》:黄柏,生用降实火,酒制治阴火上炎,盐制治下焦之火,姜制治中焦痰火,姜汁炒黑治湿热,盐酒炒黑制虚火,阴虚火盛面赤戴阳,附子汁制。
        ⑿《长沙药解》:黄柏,泄己土之湿热,清乙木之郁蒸,调热利下重,理黄疸、腹满、伤寒。
       乌梅丸用之治厥阴伤寒,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食即吐蛔,以木郁则虫化,郁冲而生上热,黄柏泄郁升之上热,而杀蛔虫也。
       白头翁汤用主治厥阴病热利下重者,以木郁则利作,郁陷而生下热,黄柏泄郁陷之下热,而举重坠也。
       《金匮》栀子柏皮汤用之治太阴病,身黄发热者;大黄硝石汤用之治黄疸腹满小便不利者;以乙木湿陷,不能疏泄,郁生下热,传于膀胱,水窍不开,溢于经络,则身黄腹满而发热,黄柏泄湿热而清膀胱也。
       阳衰土湿,乙木不达,抑遏而生湿热,冲于胃口,则心中疼热;陷于大肠,则热利下重;郁于膀胱,淫于肌肤,则腹满身黄。
       黄柏苦寒迅利,疏肝脾而泄湿热,清膀胱而排瘀浊,殊有捷效。
       最泻肝、肾、脾、胃之阳,后世以此为滋阴补水之剂,误人多矣。
        ⒀《得配本草》:以黄柏补水,以其能清自下泛上之阴火,火清则水得坚凝,不补而补也。
       盖阴中邪火,本非命门之真火,不妨用苦寒者除之,若肾中真水不足,水中之真火虚浮于上,宜用二地以滋之,水足火自归脏也。
       如误服知、柏,水愈燥而火愈炎,反成孤阳飞越,莫可救矣。
       命门之火,安其位为生生之少火,出其位则为烁阴食气之壮火,是畏火也,非急除之不可,川柏、丹皮在所必需。
       然少火出位,失水之源,用川柏之苦燥,不若丹皮之辛润,为无伤于真阴也。
        ⒁《本草求真》:黄檗,昔人同知母用于六味丸中,名为知檗八味丸,又用知、檗各一两,酒洗焙研入桂,名为滋肾丸,谓其可滋真阴,此说一出,而天下翕然宗之,以至于今,牢不可破。
       讵知黄檗性禀至阴,味苦性寒,行隆冬肃杀之令,故独入少阴泻火,入膀胱泻热。
       凡病人因火亢而见骨蒸劳热,目赤耳鸣,消渴便闭,及湿热为病而见诸痿瘫痪,水泻热利,黄疸水肿,痔血肠风,漏下赤白,与乎诸痛疮痒,蛔虫内攻,诊其尺果洪大,按之而有力,可炒黑暂用,使其湿热顺流而下,阴火因而潜伏,则阴不受煎熬,而阴乃得长矣,非谓真阴虚损,服此即有滋润之力也。
       故于实热实火则宜,而于虚热虚火,则徒有损而无益。
       阴寒之性,能损人气,减人食,命门真元之火,一见而消亡,脾胃运行之职,一见而沮丧,元气既虚,又用苦寒,遏绝生机,莫此为甚。
        ⒂《重庆堂随笔》:黄檗之功,昔人已详之矣,或竟视为毒药,痛戒勿用,毋乃议药不议病之陋习耶?《经》言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
       凡下部不坚之病多矣,如茎痿、遗浊、带漏、痿躄、便血、泻痢诸症,今人不察病情,但从虚寒治之,而不知大半属于虚热也。
       盖下焦多湿,始因阴虚火盛而湿渐化热,继则湿热阻夫气化,反耗精液,遂成不坚之病,皆黄檗之专司也,去其蚀阴之病,正是保全生气,谁谓苦寒无益于生气哉?盖黄檗治下焦湿热诸证,正与蛇床子治下焦寒湿诸证为对待。
       
  • 返回顶部
webmaster:donlon@126.com
最佳浏览:800X600 或 1024X768 MSIE
版权声明
设为首页   将本站添加到收藏夹   给站长写信   打印本页  

CopyRight © 2005 poptool.net All Rights Reserved